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43788宝典心水论坛百度 >

调查 痛点!快递乡镇网点缘何陷生存尴尬?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11

  如今,“集中清理”刚刚满月。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截至8月29日,全系统实施行政处罚273起,已经上缴罚款金额127.3万元。但是在集中清理过程中,末端快递长期存在的痛点和矛盾也暴露出来。

  国家邮政局面对末端收费乱象的出手,无疑是过去几个月物流领域的“大事件”。而省、市两级邮政管理部门一度在一周时间内暗访2573个乡镇、5379个末端网点,更堪称“雷霆行动”。如今,“集中清理”刚刚满月。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截至8月29日,全系统实施行政处罚273起,已经上缴罚款金额127.3万元。但是在集中清理过程中,末端快递长期存在的痛点和矛盾也暴露出来。

  8月底,四川南充南部县官方微信公众号“南部乡村在线”发布消息称:“接邮政管理局通知一律取缔违规收费现象,因快递公司派送范围只能到达县城,南部乡镇各代办点属个体私营门店无法满足各位客户本镇取件的条件,部分偏远村镇9月1日起将停止运送快件业务。”一时引发网友们的吐槽和讨论。

  此前在南部县一些较偏远的乡镇会收取1~5元的取件费。一位“通达系”快递公司南部县分公司人士张强(化名)表示,国家邮政局宣布整治后,不少偏远乡镇代办点都选择关门,停止运送快件业务。现在快递到了南部县城,要么偏远乡镇的收件人到县城来取,要么通过中国邮政转运,但要额外支付10元配送费。

  实际上,南部县的情况不是个例,在末端代理点停止服务、派送费“不降反增”的背后,则是快递末端配送难题在消费者、快递公司及邮政监管部门面前的又一次升级。

  在不少消费者看来,一些快递代办点“雁过拔毛”很不合理。比如一个价值10多元的小件快递,只要在他们那儿存放过,哪怕只是几分钟也会收取1~5元不等的取件费。“有些代办点取件费比较高,甚至达到5元/个。”南部县城内的一位快递经营者向媒体透露。

  然而,这些乡镇快递代办点收取件费,也有自己的理由。张强说,这些代办点都属于个体私营门店,需自负盈亏。由于这些乡镇往往离县城有1~2个小时车程,较为偏远,需要这些私营门店到县城来拉货,10月28日原油与石脑油比价指数为而这一路上所产生的油费、过路费等成本,成为其收取件费的理由。

  按理说,上述乡镇代办点帮快递公司派送快递,快递公司应该付给他们一些费用。张强却坦言:“我们和代办点没有经济利益关系,不用给他们钱。”收取件费成为支撑代办点的一大重要经济来源。

  乡镇快递取件二次收费并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属于典型的价外收费违法行为。针对快递末端违规收费情况,国家邮政局相关负责人8月1日表示,这违反了邮政业法律法规和快递服务标准、损害了用户合法利益、增加了用户负担。8月份要集中开展违规收费清理整顿工作,并形成常态化管理。

  如今,国家邮政局宣布一律取缔违规收费,严厉打击未取得客户同意出现二次收费现象。

  在有关部门整治后,张强对记者称,不少偏远乡镇代办点都选择关门,停止了运送快件业务。现在快递到了南部县城,要么偏远乡镇的收件人到县城来取,若收件人不同意到县城来取,在寄件人同意的情况下,张强会选择将其转运出去。转出去一个单至少需要10元。这无形中又增加了中间的物流成本,而最终,这些成本未来是否又会转嫁到消费者的身上则不得而知。

  据媒体此前报道,资中县也有不少乡镇快递网点萌生退意。据资中县消息,该县33个镇中目前已有8个镇的几乎所有快递网点申请退出。资中县邮政管理局甚至预测,如果乡镇快递网点经营中的“瓶颈”问题不解决,后期该县可能有70%的乡镇快递网点关门。

  河北石家庄藁城县一家快递加盟公司也向媒体透露,这段时间北方有极少的末端乡镇合作代理点申请退出。原因是不完全是取消派送费用,原因是多层次的,总体来讲还是快递的发送量较少,农村特别是偏远地区网购频次较低,电商或是农产品下乡还不够深入。

  当然,从运送模式上来说,农村快递物流还是有弊端和局限。据他表示,很多偏远乡镇地区各家快递公司没有独立网点,都是代理合作。快件到达快递公司末端点后,会采取自费让第三方运输将快件拉到乡镇的形式,然后再派送,这样客户是方便了,但是网点成本太高,且有些网点明确告知客户快件只能到达某个点,可以去自取,但是客户又不愿意去取。

  “大量代理点的退出,快递公司只能由上级网点直接派车送下去,如果没有很好的机制,可能短时间内各家快递公司会以补贴的形式去扶持代理点,但是长期的话肯定成本支出太高。”他说。

  一位接近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的人士李伟(化名)则认为,快递企业总部给末端代理点的派费越来越少,覆盖不了基础服务,而对于传统服务距离比较长、成本比较高的地方,总部应该增加补贴、持续补贴。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部分农村、乡镇代收点地处偏远,大大增加了网点的配送成本,而行业价格战导致快递单票价格屡创新低,这也是部分农村、乡镇代收点乱收费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据了解,在这次退出过程中,各寄递企业也采取了积极措施。四川相关部门更是对当地的各大快递公司进行了约谈。目前,邮政EMS、顺丰总部公开承诺不会违规收费。百世快递总部对海南儋州、临高地区百世快递乡镇快件增加派件费用扶持政策。

  中国邮政集团四川分公司和四川圆通、中通、申通、韵达4家省级快递公司公开承诺停止快递服务末端违规收费行为,给予末端网点优惠政策和资金补贴。广西区级总部企业发布禁止乡镇快递网点违规收费的联合声明。云南11家省级总部企业负责人签订了《快递末端网点经营服务承诺书》。

  中国快递协会原副秘书长邵钟林则向媒体表示,加盟制快递企业末端派送公司与快递加盟总部都是独立法人企业,他们内部的费用结算,要体现市场主体之间公平交易的原则,末端派送要体现出劳动交换价值。此外,末端派送可以向规模化、平台化、集约化的道路发展。去年生效的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鼓励建立“最后一公里”的综合配送平台。

  实际上,这不是国家邮政局第一次对快递末端违规收费问题进行治理。今年4月以来,国家邮政局在全国范围统一安排开展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整改工作,并取得一定成效,并在近期向全系统全行业下发《快递末端服务违规收费清理整顿工作方案》。

  而如今,多地存在的末端代理点退出、快递无法送达偏远乡镇等问题,是否会让已经如火如荼的快递下乡与电商大力发展下沉市场的战略踩下刹车?

  如今,因为成本问题而大量退出代理点,导致一些偏远地区村民因为代理点关闭无法取件或者需要更多转运费才能取得快递包裹,又成为摆在所有人眼前的矛盾。

  一直以来,末端配送都是快递行业绕不开的难题,而在包裹量爆发式增长的过程中,快递行业的各方矛盾和问题愈发明显,而最难、最突出、最无解的问题则聚集在“最后一公里”。业内人士认为,未来的“最后一公里”一定是智能化、多元化的,包括共享化。不过,即便配送形式如何改变,依然存在用户无法验货、盈利模式不清晰等诸多痛点亟待解决。

  更需要强调的是,快递量的提高可以养活一个网点,而不是靠低价去养活一个网点。深泽远成快递负责人高航解释:“快递下乡是一个大趋势,比如拼多多激发了基层的购买力、基层农产品经过精准扶贫卖向全国,核心能力是要增加快递的量,才有可能养活一个网点。”

  据邮政局最新表示,国家邮政局将继续深入推进“快递下乡”工程,通过邮快合作、交快合作、快快合作等集约化发展模式,进一步推动快递网络资源共享、成本降低,释放乡镇末端网点建设的内生动力,提升末端网点生存能力,为广大农民提供有质量保障的快递服务。